-只为一场好球19年前未完成的比赛为何让科比成了街球传奇

只为一场好球19年前未完成的比赛为何让科比成了街球传奇

2002年7月18日,科比-布莱恩特来到纽约哈莱姆区的街球圣地洛克公园。他穿了一件淡蓝色无袖衬衫,戴着墨镜。项链上挂着的巨大钥匙吊坠随着他的脚步叮当作响。路人纷纷冲向公园的金属围栏,只为一睹他的风采。一个麦克风在科比面前晃来晃去。一群保安从侧面护卫他。洛克公园的常驻主持汉尼拔也身穿科比的8号球衣。

“直接去球场,”科比喊道。

人潮立刻涌动,左摇右摆,喊着口号,伴随着街头低音炮里传出的音乐行进。当科比入场时,观众都站了起来。一个粉丝兴奋地撞上了安全门。科比举起拳头,然后又举起另一只手,与那些有幸接近他的人击掌,然后将右手的三根手指伸向空中。就在几周前,他才拿下了自己第三个总冠军。

而今,他准备出战洛克公园的艺人篮球经典赛(Entertainer\’s Basketball Classic,简称EBC),这一赛事由已故的格雷格-马吕斯创办,历经数十年发展,从一个争夺吹嘘权利的当地联赛,变成了嘻哈和篮球名流云集的圣地——而当时没有明星比科比更耀眼了。

在多云天空下,比赛即将开始,科比穿上了他借来的Air Force 1,换上了橙色的8号球衣,眼神坚定。而后他跟一位友人比划拳脚,像个职业拳手一样对着空中挥拳。

“他是在让人知道,‘我已经为任何挑战做好了准备’,”来自当地社区的前洛克公园球员杰-侯尔德说。“’我在这个公园就是来打球的。如果谁想打架,我也不会逃避。’”

以下就是关于科比——这位来自费城郊区和意大利的孩子——如何来到哈莱姆区,成为绰号“指环王”的街球传奇的口述史。

“是我把科比介绍给了厄尔夫(戈蒂),”嘻哈大亨史蒂夫-斯图特在2020年的采访中说。“厄尔夫在洛克有球队。我跟他说,‘我能让科比来你这里打球。’”

但当科比终于在2002年加入时,并没引起多大水花,因为几乎没人知晓此事。一直到科比前往公园前的几小时,一家当地电视台才得到连洛克篮球圈内部都还没传开的爆料,而这件事让当地社区陷入疯狂。

谢莉尔-马吕斯(格雷格的妹妹):不知怎的,科比要来哈莱姆的消息传开了。所有的电话都打过来了。

EJ-约翰逊(洛克知名主持人):多年来,我们在这里看到艾弗森和马布里在一起打球的场面。我们看到加内特的身影。科比有什么不同?大多数人不知道科比来这里是要打球的。

“肥乔”(布朗克斯区说唱歌手,常在公园联赛担任教练):格雷格那天特别神秘,因为如果当天把科比会去洛克这件事传出起,他恐怕一秒都打不成。想象一下吧,当时科比可是距离乔丹最近的人。

巴德-米什金(纽约市知名主持人):我当时正在为MSG广播网络公司(尼克斯母公司)做一则关于洛克主持人的报道,结果我认识的一位NBA员工告诉我,“我猜得到你为什么过来。”我说,“既然说到这个问题,那今晚谁会过来呢?”

文森特-M·马洛奇(《纽约时报》记者): 比赛开始得很晚,但我下午1点就到了。为什么?我想在球场上有个位置。为了看科比,3点的时候粉丝们就都堵在围栏边了。

约翰逊:“6点时,科比要在洛克公园打球的消息才正式传出来。也就过了5分钟,公园里人山人海。绝对是最快满员的一场球,整个公园里都是科比球迷。”

罗伯特-威尔斯(格雷格-马吕斯的生意伙伴):实际上我还加强了安保。我们每年都有警力在现场值守,至少25人。我又加了10人。

谢莉尔-马吕斯:那时候每个人都来找我。我哥哥说,“不行,你只能一个人进来,谁都不准带。”安保特别严格,没有特邀嘉宾,比赛就是为了观众而打的。

威尔斯:我们的场地能容纳1200人,但大概进了1500到1600人,外围大概还有500人。

迈克尔-苏普尔(纽约曼哈顿区公园管理组成员,目前在布鲁克林担任公园管理局副局长):在比赛场地里,差不多能容纳三四百人。有时数量会变化,主要是因为还有VIP区。但这也是我被称为洛克的“封锁先生”的原因,因为只要人太多,我就会封锁起来。

科里-威廉姆斯(前洛克球员,后来在澳大利亚联赛拿下MVP):人们都爬上街对面传奇的马球球场看比赛。那里其实什么都看不清楚,但人们都愿意。自J博士以来,我从未见过人们为了哪位NBA球星如此疯狂。

威尔斯:我们没法让科比从大门进,保安只能带他从后门车道过来,要经过附近一处网球场和手球场。

亚德里安-沃顿(前洛克球星):甚至连棒球比赛都停止了,孩子们跑到门口看科比走进来。

苏普尔:我们跟科比的团队、EBC安保组、纽约警局以及公园官方都有协议的。科比自己的保安从他下车起就跟着他,一直跟到VIP区。那里真是重兵把守了,他是直接走过去的。那边都是EBC的人,公众是不可能在那里等他的。

米什金:科比的现身,就好像是披头士来了一样。那地方很小,你都能听到科比说话的声音。我以前报道过总决赛G7,报道过无数尼克斯在90年代的季后赛,也在芝加哥看过乔丹的比赛,那种场合下你根本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但那一晚的声音——纯粹的快乐的声音——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

鲁尼-哈雷尔(洛克球星,曾在D联赛效力):他甚至没准备比赛用鞋。场子里一个叫“小屁”的家伙给他拿了一双Air Force 1。

“小屁”:我到我在停车场的车子后尾箱里拿了鞋。我没晕头,还说了点垃圾话刺激他。这就是来公园打球的待遇,他们总会奉上精彩表演。

哈雷尔:他穿鞋的时候说,“让我们大秀一场吧。”我说,“没问题”。

科比和杰罗米-威廉姆斯

要知道科比是如何在生涯巅峰期前来洛克公园打比赛,你就必须先知道洛克公园何以有这样的名声。

坐落于第八大道和第155街的洛克公园被誉为篮球麦加,是小贩、街球手、野球手和想在Billboard上声名大噪的乐手的圣地。他们都想在这里出名。内特-阿奇巴德在这里获得了“小个头”之名;来自皇后区的瘦长女孩南希-利伯曼在这里变成了“火焰”。

洛克公园在1956年开放,取了已故的纽约市公园场地管理局局长霍尔科姆-洛克的名字以作纪念,是他在纽约各处组织比赛,让孩子们远离街头犯罪。最著名的EBC联赛就在洛克公园进行,马吕斯将文化与体育结合了起来。在马吕斯因癌症去世后,洛克公园的篮球场在2017年被命名为格雷格-马吕斯球场。

侯尔德:这里就是街头篮球的至尊象征。

利伯曼:洛克出了太多英雄——乔伊-汉蒙德、“直升机”赫尔曼,甚至还有卢-阿尔辛多,以及“小个头”阿奇巴德。球员们在这里震撼世界。我十一二岁的时候,从我妈钱包里拿了些钱搭地铁来到155街,那之后,我总是一再回去。

马洛奇:当你看到音乐人、赞助商和EBC到来之后的改变,很多老球员一开始不适应。原因有很多。张伯伦在这里打球的时候,这里除了篮球啥也没有。

沃顿:而就在那之后的80年代末,很遗憾的是,这里是毒贩的天下,还有当地的说唱乐手,他们会来参加联赛。

艾尔-卡什(EBC赞助人和主持人):80年代时,我在Disco Four担任DJ。格雷格·G——马吕斯的艺名——也在团中。他是MC,我们会跟另一个说唱乐团打比赛。

约翰逊:大家都会开玩笑说,“我的团比你的团强,”EBC联赛就这样开始了。结果还搞得相当红火。

卡什:我们的联赛从莫里斯山公园开始,后来转移到了洛克。那之后,我们招募了更多说唱乐团加盟,然后完善了规则。

威尔斯:当时很出名的音乐制作人泰迪-莱利是我的好友,他带我认识了格雷格。他们俩关系也很好。我当时经营着纽约最大的旱冰场之一,还想涉足篮球比赛,而他们需要找赞助。

侯尔德:格雷格的计划很聪明,他不会随便让谁来买球队或投钱,他要找大赞助和唱片公司,让他们买单。

威尔斯:我在第一年就组了队,我赞助了联盟也赞助了赛事。后来,我、格雷格和泰迪一起做音乐,我又跟格雷格一起搞篮球联赛。我们有一个音乐制作室,就在公园街对面,所以我们总两头跑,把音乐设备在公园安好,晚上回音乐室开张。85、86年的时候我们创办了唱片公司,接触了很多说唱乐手。每当我们到对面参加篮球赛事,所有明星也都跟过来,这就是“艺人”名号的来源。

吉姆-琼斯(EBC常客VIP,哈莱姆区本地的说唱乐手):洛克刚好就坐落在这座最浮夸、最炫耀、最时尚的都市正中心。这就是洛克代表的一切。洛克公园就是Showtime。如果你有一辆名车,就要停在洛克,有几辆停几辆。你跳出车,看所有漂亮姑娘,她们穿着新球鞋、紧身衣,发型做得一丝不苟。只要你飞起来,就能嗅到那种能量。这是一场比赛之外的排队,让你几乎忘记得进场。这就是哈莱姆区。

约翰逊:艺人们的参与让联赛规模越来越大。我还记得布莱恩-麦克奈特、克里斯-布朗、Master P都来过。他们会找一个NCAA一级联赛球员或是NBA首发级球员一起,渐渐就成了惯例。

卡什:格雷格一度真的给球场铺了木地板。NBA球员也想上场,但不想打沥青场地,有时候他就会铺木地板,他们就不会拒绝了。

“骨头收集者”:成千上万的人挤在一片球场,场内的人都按照大区划分,布鲁克林的,哈莱姆的,皇后的,从球场到地铁,他们一路上都会争论到底是我得分多还是贾马尔-廷斯利(布鲁克林本地人)得分多。

侯尔德:艺人会在赛前或中场表演中登场。你可以在这里找到很完整的文化。每个人都在。格雷格是真的很了解哈莱姆的文化和历史,这里有嘻哈和运动,而且,毕竟是夏天,对吧。

谢莉尔-马吕斯:中场时会有才艺表演,社区里的醉汉会上来表演,总有乐子看。

“首要目标”:90年代到2000年初绝对是黄金时代。那是纽约嘻哈兴旺的年代,街球和嘻哈的结合影响力巨大,大部分艺人都想成为NBA球员,大部分NBA球员都想成为嘻哈艺人。

沃顿:等到Puff Daddy、Jay-Z这些人也参与进来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直接变成了大集团。

卡什:唱片公司会让旗下艺人过来演出,只为了看看他们在哈莱姆的人气。有些人会变成超火MC。“肥乔”是真的热爱联赛,他宁愿放弃10万美元出场费,也要到公园来支持他的球队。

“肥乔”:六七十年代的时候,哈莱姆街球很火,但后来逐渐凉了。等我开始参与的时候,就跟大伙一起把联赛重新搞火了。让NBA球星来打,然后我作为当时最火的说唱乐手之一,销量全美第一,在看NBA比赛的时候我就邀请球星,希望他们为洛克的孩子打球。于是他们都支持了我。后来名气就传开了,所有人都在这里打球,巅峰的艾弗森、马布里什么的。

侯尔德:马吕斯引入大集团对当地社区绝对是有好处的。这里有很多野球联赛,都带着本土气息,有时候会也会出些乱子。他带来了稳定。

“肥乔”:安保需要钱,修缮需要钱,灯光需要钱,什么都需要钱。格雷格是在努力把街球职业化。

格雷格-马吕斯

稳定之后,就有了增长,让洛克公园和EBC成为了无数天赋球员展示自己的平台。

沃顿:对我个人而言,洛克公园就是NBA。如果你来自街头,如果你能在这里打上球,那就有出头的可能。

“杀害”:我没法到NBA球馆里出手20次。他们都不认识我,我也没有犯错余地。但在街球场上,我想怎么出手都行,那是我的队伍。

沃顿:我很幸运能在大卫-斯特恩、比尔-克林顿这些名人面前打比赛。这就是这个地方的态度。你可以是个业余选手,但照样能做明星。这里就是业余选手得到出头机会的地方。

侯尔德:这恐怕是唯一一个可以同时看到街球传奇、NBA明星、大学明星、高中球星同场竞技,并且个个全力以赴打出高水平发挥的地方了。

“骨头收集者”:我想这就是街球和NBA之间还能存在竞争的原因。NBA球员可能觉得自己既然进了NBA,在这里就没必要拼了。但公园里可能会有一个实力还不错,但没怎么打过职业的选手。那这时候,NBA球员就不能靠嘴吹牛了,得靠实力说话。

“杀害”:一些来打球的NBA球星都很高傲,结果却被狂虐。在纽约,我们不在乎你是多大球星,来这个公园,用实力说话才能赢得真正的尊重。人们都会说垃圾话,但我们真不管你是谁,我们不是任何人的粉丝,除非亲眼见到你的实力。

利伯曼:科比知道我在洛克打球,他总问我,“你害怕过吗?”我说,“从来没怕过。”

内特-阿奇巴德(洛克公园传奇,奈史密斯名人堂成员):我认识科比的爸爸乔。在意大利的时候,我也见过小科比。多年后,我跟他聊天,科比说他还记得我。他父亲很熟悉我们这个圈子了,给带他看到了不同的文化,去了世界上很多地方。他也有告诉科比洛克公园是多么重要。

威尔斯:科比也想在这里出名。

科比和乔-哈蒙德

哪怕是进了那么多次全明星的科比也想在洛克公园证明自己。那天现场的观众,有崇拜他的人,也有怀疑他的人。开球之前,科比拿过麦克风,仿佛像大家都不认识自己一样做了一番自我介绍。“真的很高兴来到这里,让我们好好打比赛吧。”他说。

约翰逊:当时我的搭档汉尼拔是科比的铁粉。因为科比来公园打球,他们就成了朋友。

米什金:据我所知,从没怯过场的汉尼拔当时都有点激动得说不出话了。我记得他坐下休息后,才重新组织起语言。他一直说,“让我们赢下来,让我们赢下来”——但这不是发怒,而是一种庆祝。

侯尔德:汉尼拔管科比叫“三冠王”,当着尼克斯球迷面前这么叫。于是我把他叫过来,我们是老乡。我说,“他叫‘指环王’,他至少还会再拿两三个冠军”。于是他抓过话筒,说到:“指环王。”真是恰如其分。

卡什:我们这些主持都会给球员起绰号。任何一位球员EBC打球都是为了得到一个绰号。

“骨头收集者”:我想,科比那个绰号也让我更珍惜自己的,因为他跟我一样,也要靠努力才能赢得绰号。

但这对科比有什么好处呢?在沥青球场打球,面对跟自己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对手……激励他争胜的绝对不止是一个绰号而已。

事实上,情况的确挺复杂。

沃顿:在处于黄金时代的洛克公园打球,能进一步确立自己的生涯传奇。

侯尔德:我经常跟NBA球员聊起别的球员在洛克的球场上怎么翻车。 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来。能走上场的,是真正的球手,真正的斗士。

沃顿:对于科比,有一点我一直很崇拜他:你总会发现,他在试图向你展示某样东西,哪怕是在NBA比赛里,他也会让你知道,他有关注洛克公园。

米什金:那是两种风格的篮球,而他们是可以连接两个世界的球员。厄尔-门罗就是绝佳的例子。还有朱利叶斯-欧文、阿奇巴德都是。科比觉得自己可以证明他也能做到。

阿奇巴德:你在洛克是自由的。在我打球的时代,对抗和打人都很常见,一些在NBA算违体的动作也不会受到惩罚。

琼斯:科比等到三连冠之后才来洛克打球,真是值得尊重。他提升了其他NBA球星的竞技标准,让他们没法再说什么不想再洛克打球,或是不需要洛克证明成功,因为又不能靠这个赚钱。而现在,这位三届总冠军、全明星MVP走上了赛场,告诉所有人他的本事货真价实。这是他上场的原因,因为他知道自己可以击败所有人,不管是在冠军赛,洛克公园还是任何地方。

沃顿:科比做每件事的时候都在想自己的事业。所以也不能忽略掉这一点。

侯尔德:当时锐步是格雷格找来的赞助商之一。(《纽约时报》在2002年8月报道称,在科比现身洛克公园的第二个月,格雷格就在与锐步商讨合同了。)

米什金:我报道过一阵子体育,我也不害怕承认,自己的确变得有点厌倦这个圈子。所以当时我以为,科比来这里打球是因为球鞋合同。

沃顿:科比与阿迪的合作刚结束,他是自由人。

科比在1996年签约阿迪达斯成为代言人,这份合同于2002年7月15日到期。就在那三天后,科比在洛克公园穿着耐克Air Force 1 Mid版上场。2003年,他与耐克签约。

沃顿:所有球鞋公司都在招募科比。锐步跟格雷格商谈,就是为了让竞争对手知道:他们在洛克有影响力,有机会展示他们可以如何升级科比的品牌。科比是NBA门面球星,也可以是锐步的门面球星,同时还是洛克公园的门面球星。

科比很懂球鞋这门生意。让美国人买你的鞋,你赚大钱是一回事。但让所有说唱乐手、嘻哈艺人穿上你的鞋,让Diddy这样的大咖穿你的球衣,可是另一回事了。你们必须记住,科比曾经发展过说唱生涯,他显然也受到了嘻哈文化的影响。若是知道Diddy这样的巨星也参与洛克公园的赛事,科比肯定会被影响。

“杀害”:他出生于费城郊区。但实际上,他是在欧洲长大的。那并不是典型的美国内城篮球少年的故事,完全不是。

“肥乔”:有时候当一个人非常出色,外界会把这种出色变成攻击他的武器——比如费城人觉得科比背叛了他们,但其实并非如此。

沃顿:在外国长大,科比受到异国文化的影响,学会了多国语言。他只能在很远的距离探索嘻哈,他心里肯定是想更靠近自己的文化的。

“肥乔”:他试图向街头证明,自己的形象并不是那么简单。

沃顿:他很明白,在乔丹从未光临的圣地打球,获得街头的尊重意味着什么。

利伯曼:科比是个纯粹的人。在我看来,他之所以到洛克公园打球,就是为了感受篮球的本质。

“杀害”:他特别渴望证明自己。郊区的孩子总会听人讽刺他们,说他们不是“真男人”。我很确定他一定听过很多次。就算不来自街头,享受了双亲的爱,但他照样可以打爆你们。不来自街头,不意味着他不坚强。

“Boobie Smooth”(洛克知名主持人):他有次在洛杉矶告诉我,这是他唯一还没证明自己的地方。我说,“你并不需要呀。”他说,“不,我需要。”

肥乔(左)

在挥拳之后,科比走上场,代表“Murder Inc.”出战,队友包括“首要目标”,对手是来自华盛顿特区的“Source”队,成员包括火箭后卫穆奇-莫里斯和猛龙前锋杰罗姆-威廉姆斯。科比的对手晚到一小时,导致比赛延迟,气氛更加热烈,而天空已聚起雨云。

在“Source”队攻进第一球后,科比发球给“首要目标”,然后又要回球权。他的意图很明显。“我想我在比赛前几分钟所做的事是很难被超越的,”科比当天说。他一度把球砸到对手背后,然后又收回来再反身上篮得手。球场的巨大欢呼直接遮盖了裁判的鸣哨。汉尼拔不断喃喃自语道:“你敢信?”

随后,科比继续冲击篮筐,在右翼面对才在马里兰拿下全国冠军的拜伦-莫顿。科比转身至边线,对手没有NBA级的轮换防守,于是科比直接突破尝试了一次360度转身扣篮,但被篮筐封盖。

“他还有很多弥补机会,”汉尼拔说,“大家可别担心。”

现场有人并不是这么想的——这一球扣飞后,有人开始嘘科比。但科比根本没有动摇的意思。

沃顿:我听到有观众叫嚷道,“你才在NBA拿了三连冠。但这可不是NBA。”当时是有一些观众在喷垃圾话。

“杀害”:科比也在说垃圾话,你看得出来他简直如鱼得水,能在场上打球他太开心了。这几乎就像某种认证仪式。

沃顿:这就是被哈莱姆面试的感觉。如果你是一位迫不及待展示星光的球员,哈莱姆也迫不及待想要给你应得的能量。如果你是个斗士,就得靠垃圾话鼓劲。

“Boobie Smooth”:我是当时的主持,我还说,防守科比的家伙可以回家告诉妈妈,自己被科比迎面得分了。

“杀害”:对手防他是真的卖力。但拜托了,一个意志坚决的科比,谁防得了?在街球场,可没有包夹的说法。

“骨头收集者”:我看得出科比把他的职业打法应用到了这里。他的得分方式都是很有个人标志的,有时候他运球过半场的时候会刻意带上变向。在现场看感觉真的很酷,这就是那种得亲眼目睹之后才会真心尊重的家伙。

他比我想象中还要强,因为当时我算是科黑吧。

米什金:我还记得他戏耍防守——或者是试图防守——他的对手。现场当然陷入疯狂。然后他突破完成反身上篮,真正的表演时间。

马洛奇:然后下雨了,比赛就结束了。

斯图特:下起小雨,场地湿了。我必须得扮演负责任的角色,我可不想害科比受伤,绝对不能这样。于是,我让科比下去。但我知道他不希望别人这样看他,觉得他不够敬业。

沃顿:比赛结束前两分钟我才到现场。他并不在意突破时脚步打滑。禁区地面湿了,但因为观众,他还想继续打。

“首要目标”:科比的意思是比赛继续,既然雨不大,大家不要跳就可以了。我很震惊,因为这家伙赚那么多钱,冒雨打又那么危险,他竟然还想继续。

“杀害”:只要比赛过程中下雨,比赛都会搬到室内场(在一英里开完的布朗克斯区)进行。

沃顿:他们准备取消比赛,科比却说,“不要取消,我想继续留在公园里打。”

斯图特:他身边的球员都告诉他,“你必须下去了,”科比就是不愿意,他说,“我会告诉你们怎么在湿场里打,我真的知道,注意脚步……”我说,“不行,你们都得下去。”

比赛还是暂停了,改到布朗克斯区的场地打。但科比没有去,他的最终数据是15分7篮板7助攻。离开球场前,他还完成了最后一个标志性动作。科比抬手握拳,对着场边的观众捶打自己的胸膛。他一边捶打,一边点头致敬。

“肥乔”:我在洛克公园见过让NBA球员都害怕的场面。但科比不会害怕。如果不是因为下雨,他至少会得到五六十分。

米什金:我还记得离场的时候,我已经知道,“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晚。”

洛克公园

2019年9月,距离科比洛克公园秀已经过去17年,他自己也已经退役三年的时候,科比在北京参加FIBA篮球世界杯。

在酒店的接待大堂,科比沐浴在湖人的紫色氛围灯下,双手插袋。他站在灰褐色的地毯上,身旁一株假植物和一些一次性纸杯。脖子上挂着证件的两个男人向他走来。一人穿着24号球衣,看起来是个拿到通行证的球迷。他跟科比互相认识。

“你还记得洛克公园那场球吗?”穿球衣的男人在跟科比打招呼时问道。

科比注视着他的眼睛。

此人正是“骨头收集者”,他原名拉里-威廉姆斯,因为经常晃飞对手、让他们扭伤筋骨才获此绰号。两人都在洛克赢得了尊重。

“结果却下雨了,”17年后,他对威廉姆斯感慨道。

威廉姆斯也对他点头。

事实上,科比来到哈莱姆的那天,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包括他自己在内。或许那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打一场重点不是比赛本身、而在乎地点的比赛。

“首要目标”:他说过自己有多喜欢在洛克打球,多希望能做那些动作。如果他活在纽约,肯定会一直去那里打。

“Boobie Smooth”:拿了冠军的球员还愿意到这里来证明自己,让那些买不起总决赛门票或是去不成的球迷看他表演,对很多人来说意义重大。他们现在依然在谈论他。

马洛奇:多年后我曾与科比聊过。当时我们正在为棚户送餐。我们大概是在哈莱姆的勒诺克斯大道走着,他说在洛克公园打球是他篮球生涯最棒的经历之一。他还亲口说了这句话:“所有伟大球员都到洛克打球,张伯伦来过,弗雷泽来过,门罗也来过。”

米什金:我们手头的视频片段当然是洛克的传奇,但故事都是靠口口相传。我毫不怀疑当晚在场的观众里,会在之后很多年不止一次讲述科比来洛克的故事。

格雷格-马吕斯(来自洛克公园的一段怀旧视频):科比来那天,我们已经等了两年。我们创造了历史。

科比-布莱恩特(同一段视频):我一定会记得来看这场比赛,与我互动的人们。和他们喷垃圾话,我玩得很开心。就是打一场好球罢了。

篮球公园《传奇.科比》主题曲

是很经典的《coming home》的前奏部分
曾经多次被篮球公园使用
歌词如下
I’m coming home
我就要回家了
tell the World I’m coming home
我的告诉整个世界 我就要回家了
Let the rain wash away all the pain of yesterday
让雨水洗去昨日所有的伤痛
I know my kingdom awaits and they’ve forgiven my mistakes
我知道我的小天地在等着我 他们会原谅我所有的过错
I’m coming home, I’m coming home
我就要会叫了 我就要回家了
tell the World that I’m coming
告诉这个世界 我就要回家了

今天篮球公园,科比传奇中间播放的插曲,一男的唱的,英文。唱的higher higher higher,什么的。求解

Erik Gronwall-《Higher》是瑞典达人冠军歌曲!
好歌望采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