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他是傻智商不够却也是个真正的屠龙勇士

权力的游戏他是傻智商不够却也是个真正的屠龙勇士

回首上一季铺垫、尤伦那短暂的海上之战之后终于有了一场真正的浪漫恢弘的战争,

还有我们期待了六季的狼家的团聚。

琼恩X龙妈:冰与火之歌

上一季里梅丽珊卓终于将《权力的游戏》最重要的主题点出:冰与火,

雪诺和丹妮的汇合之后,这两位坦格利安的合作、抗击异鬼,是必然的了。

雪诺和丹妮越来越合拍了,他们在山洞里见到了森林之子画在洞穴上异鬼,

龙妈在小恶魔的军事策略接二连三的被敌人击溃的情况下,请“外人”雪诺给出建议。

现在看来,龙妈要成为一名坐上铁王座的女王还是远远不够的。

她将一切看的非黑即白,一直强势的要求雪诺向她“弯下膝盖”不懂得与这个潜在的盟友周旋协商;

小恶魔的军事计谋失败一次次失败之后,她竟然说出:“我有三条龙,我的敌人就在红堡,我如果不去主动迎战,又算得上什么女王。”

不论是一时的气话还是心里真正所想,

我在敬佩这位女王的勇气和政治野心之时,也依旧感慨她的政治头脑的不足,

如果她真的骑着龙去红堡杀死了瑟曦,是很难使得君临的子民臣服于她,也必然会伤及无辜的。

幸好龙妈听从了雪诺的意见没有贸然行动。

龙妈在这一集里虽然骑着巨龙、带领着军队打败了兰尼斯特军队,

但要成为一名真正成熟的女王,她还有一定的路要走。

也许她预言里的第三次背叛发生之后,这位年轻的龙之母才能真正的成熟。

我们的女王丹妮莉丝主动出击,赢下了一场漂亮的战争。

可是自己的团队内部纠葛、即将来临的背叛仍是她接下来要面临的问题。

临冬城:这个重逢,我们和他们一样,等待了好久好久。

故事的一切从史塔克家族开始,可是谁曾想到,这个维斯特洛大陆最正直最善良的家族,会遭到这么惨烈的打击和毁灭。

自第一季结束后,狼家妻离子散,老狼奈德为了忠诚正义被乔弗里当众砍头;

猫姨和罗柏遭到弗雷家族的背叛,在红色婚礼上被血洗;

瑞肯再见到哥哥雪诺之后,拼命地跑向他,却被小剥皮的剑射中,久别重逢竟然也是永别。

珊莎被小剥皮折磨、雪诺被自己信任的小男孩一刀刺进心脏、艾丽娅喝了毒药短暂性失明、布兰失去了夏天阿多。

还有三只巨龙守护、统领着无垢者军队、身边有弥桑黛乔拉爵士陪伴的龙母相比,

史塔克家族的孩子们的遭遇太可怜。

我们一直被史塔克家族的四位孩子牵挂,我们和他们一样,为了上一季的团聚重逢等待了好久好久。

艾丽娅终于回到了临冬城,多少人因为两位门卫的盘问为难紧张,要是艾丽娅因此错失了回家的机会怎么办?

类似这样的对话在第一季里发生过,只是那时候小小的艾丽娅还能骄傲地说:

“我的父亲会把你们两个的头砍下来挂在枪上,还要赏你们两个耳光你们才懂。”

可是现在奈德早已不在了,艾丽娅也不像小时候那样冲动。

艾丽娅回到临冬城的第一件事是去看奈德的雕像,在父亲的雕像前,两姐妹的重逢格外温暖。

很多观众都担心她们会像第一季一样为了某件小事争吵置气,还好没有,只有理解、关心、坦白和拥抱。

“你是怎么回到临冬城的?这一路你一定跋山涉水经历了很多吧。”

“是啊,我想你也是。”

又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将艾丽娅和美人布蕾妮两位真正的女骑士的比剑反复看了好几遍?

值得一提的是,艾丽娅和美人的比试中将水舞者、no one 和猎狗曾经教给她的对战技巧用上了。

多少人被艾丽娅被布蕾妮踢到之后,那个漂亮的起身举剑惊艳?

最后两个人互相拿剑和匕首指着对方脖子的对视一笑令人感动,

维斯特洛有那么多加冕、称号响亮的骑士和公爵,可是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不如这两位女子勇敢无畏。

布兰的变化是四个人之中最大的,他已经渐渐失去了“人性”成为一位洞察世事、无欲无求的三眼乌鸦。

所以当珊莎问他:

“小指头是不会白白送别人东西的,为什么小指头要给你这把匕首?”

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无所谓。”

作为四个人中最小的一位,他却拥有强大到难以控制的魔法和力量。

他可以看到每个人的历史和未来,却无法将它们串联起来。

他的脑中装了太多的记忆碎片,却无人能理解和他分担。

当他决定抛弃自己的身份,成为三眼乌鸦的时候,也注定了他要抛弃人世间许多珍贵的东西。

但他仍没有忘记“凛冬将至”,他要为抵抗异鬼做什么,所以他将匕首交给了真正的战士艾丽娅。

梅拉的离开令人心酸,

一个瘦弱的16岁女孩为了守护全境的希望、人类的希望,失去了自己的弟弟,

用疲惫瘦弱的身躯拖着残废的布兰逃离异鬼的追踪,穿越冰天雪地,将他送回长城送回临冬城。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朋友阿多、夏天在自己身边倒下。

一起经历了那么多,我最不想要的就是一句你的谢谢。纵然如此,这个坚强的女孩也从未后悔过。

曾经梦想成为骑士的布兰,在一出场就认真练习射击的布兰,最终抛弃了自己的梦想。

虽然拥有了让人梦寐以求的魔法、成为了可以洞悉一切的三眼乌鸦,却失去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和一个小男孩的单纯,面对女孩的哭泣和心酸他体会不到,也不会安慰。

就连告别时一句好好地“再见”都说不出口。这真让心疼。

珊莎和哥哥雪诺拥抱,和妹妹艾丽娅拥抱,和弟弟布兰拥抱。

平日里的她面无表情冷若冰霜,穿着一袭黑衣只有一头火红的头发是全身上下唯一的亮色。

她用理智和冷静包裹着自己,可是当她再次看见自己的哥哥弟弟妹妹时,还是会抛去一切伪装,和他们热烈的拥抱,流下热泪。

布兰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布兰了,他不再是小时候那个奶声奶气喜欢听恐怖故事的小男孩了;

艾丽娅也不是曾经的艾丽娅了,她不再是小时候那个用木剑和西利欧练习,爱和姐姐生气的小姑娘了;

雪诺也不是以前的雪诺了,他在黑城堡被自己信任的手下背叛、刺中了心脏,复活。

珊莎和布兰拥抱之后,却发现曾经可爱的弟弟如今可以探视一切,高深莫测又冷静淡漠;

和艾丽娅两次拥抱之后,她和小指头站在栏杆边,看见自己曾经顽皮的小妹,已经可以和高大勇猛的美人比武,平分秋色了。

我还清楚的记得,在美人救下珊莎之后说:

“我看到过你的妹妹,她打扮的可不像一个淑女。”

珊莎温柔的微笑说:“她当然不会像一名淑女。”

在分别的日子了,她心中的妹妹还是记忆里那个嚷嚷着要学剑术、把自己弄的满身脏泥、咋咋呼呼的“假小子”,

当她看完了艾丽娅和布蕾妮的比武,也许才真正的意识到,那个“假小子”已经成为她梦寐以求的刺客了。

珊莎也在迅速的成长,在上一集丹妮仍在“报菜名”向雪诺施压,要求他“弯下膝盖”,瑟曦在嘴唇上涂着毒药亲吻自己的敌人。

珊莎却在安排着粮草、看子民打造盔甲,她坐在房间里翻阅着账本,接待回家的弟弟妹妹。

史塔克家的孩子们都变了,可是他们血液里流淌着的奔狼之血从未干涸。

他们每个人都用自己的力量和努力为接下来的寒冬做准备。布蕾妮站在远处看着那三个美好的身影,波德说:

“你守住了你的誓言,凯特琳史塔克若是看到会骄傲的。\”

她只是淡淡地说,“我几乎什么都没做。”

其实我们都知道, 这份誓言守的太不易,但她做到了。

这个重逢,我们和他们一样,等待了好久好久。七大国,最美好的史塔克家族。

詹姆:他是个傻子,也是真正的屠龙勇士。

走过七季,龙母从开场惹人怜爱、弱不禁风的少女到如今喊着口号、骑着巨龙、开着挂被人吐槽的豌豆射手;

瑟曦从开场心狠手辣遭人憎恨逐渐因为失去子女、被游街,逐渐被观众同情理解;

猎狗从开场那个冷冰冰的丑八怪,变成了拥有一条单独支线、善良傲娇的萌货;

山姆也从开场的肥胖懦弱令人无感成为了一名智慧又勇敢的大师。

我们爱津津乐道那些主要人物的走向,龙母又发表演讲了,雪诺在第六季结尾到底死没死。

其实那些主要人物之外的人物们却在潜移默化,用自己的形象点亮了权力的游戏的光彩。

所以我们看到了付出一切不求回报,含泪告别的坚强少女梅拉;

看到用一生守护一句誓言“hold the door”的傻大个hodor;

看到丑陋高大的布蕾妮,身为女子却拥有骑士精神,感染了詹姆、促使了史塔克家族的重逢;

看到丑陋冷血的猎狗却要保护他心里最纯美的那一块——小小鸟珊莎和她倔强的妹妹。

这些人物一直在默默的发光发热,然后在不经意间爆发或者牺牲,直击你的心脏。

詹姆也从第一季里那个放荡不羁、残忍的将布兰推下高塔的反派成为了如今最丰满最有魅力的角色。

他背负着骑士们的骂名——弑君者,荆棘女王在死前嘲笑他和瑟曦的不伦之恋。

他嘲笑美人的坚守,其实是从心里对美人敬佩。因为他知道美人作为一名女性,确是世间仅有的真骑士,所以他将自己的佩剑送给她。

作为一名兰尼斯特,他不像瑟曦立志成为下一个泰温。他的梦想一直是成为一名骑士,拂晓之剑对他的影响比泰温对他的影响还要多。

詹姆爵士在教训御林铁卫后辈时,骂道:

“我接受‘拂晓神剑’亚瑟.戴恩的教导——他可以一边用右手撒尿,一边左手用剑砍翻你们5个废物。”

可是世人都唾弃他,他是弑君者,他和瑟曦的不伦之恋,他竟然放走了杀死父亲的提利昂兰尼斯特。

就连命运也在和他开玩笑,他被砍去右手,连一双完整的手都没有,怎么成为一名骑士?

从右手被砍掉开始,从结识美人开始,他内心真正的骑士精神竟然被真正的唤醒。

他和波隆两个人冒险去多恩救自己的女儿,连波隆都说:

“去救公主,这是骑士会做的。”;

他领军出征河间,处理好黑鱼和徒利家族,放走了美人,让她留着自己赠予的佩剑;

他骑着白马、俊美的脸庞,领导着兰尼斯特的军队攻下了多恩,说服瑟曦放弃毒辣的想法,以仁慈的方式结束了荆棘女王的生命。

他的梦想是成为拂晓之剑那样的骑士,他也奉行着骑士该做的一切。

当他看到巨龙降临时,小恶魔站在高地上焦急的小声说:

“跑啊,你这个傻瓜。”

可是真正的骑士却没有选择退缩,即使对方是巨龙是火焰是地狱,即使自己失去了右手战斗力大减。

他就像自己梦里的样子一样,拔起长矛、拍马奔驰,白马长枪,翩翩如风,驶向巨龙。

那一刻他是傻瓜,也是故事里无畏生死的屠龙勇士。

世人都叫他“弑君者”,嘲讽他和瑟曦的爱情,他失去了右手,他率领的兰尼斯特军队被巨龙喷射的火焰吞噬。

这是他的命运,悲壮又凄美。

所以他一意孤行举着长矛拍着白马驶向巨龙的身影才具有悲剧美,他做到了骑士该做的一切却不被世人认可;

当他想就这样无畏的驶向巨龙,勇敢的死去时,命运却偏偏不对他放手。

他的一生不被理解,被世人耻笑,世人皆称他“弑君者”,不承认他是真正的骑士。

可是这一刻是永恒的,詹姆兰尼斯特是一位真正骑士,长枪白马、无畏生死、风度翩翩,屠龙勇士不老、勇敢依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