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鱼户外主播涉赌「斗鱼大面积涉赌游戏直播行业垂危网络赌博成救命稻草」

斗鱼户外主播涉赌「斗鱼大面积涉赌游戏直播行业垂危网络赌博成救命稻草」

“马上要爆了!爆了还有1个5万!还有20秒钟,5个1万偷塔!”

斗鱼直播平台的“长沙乡村敢死队”直播间,主播声嘶力竭地吼叫着,如果只听“偷塔”、“爆了”这些名词,仿佛只是个普通的游戏主播。

但实际上,这个直播间是年收益礼物高达1亿7千多万,日流水最高达到1300万的网络赌场,也是网友们口中的“直播聚赌发明家”。

涉嫌赌博的消息被曝光后,斗鱼相关负责人出面表态,称:“我们所有的(抽奖活动),都是要跟监管部门汇报才会上线的。”

与此同时,“长沙乡村敢死队”入选斗鱼直播平台2020年度十大巅峰主播,站上斗鱼直播“2020鱼乐盛典”颁奖现场,斗鱼方面对这个主播团队的评价是:“他们的直播轻松诙谐,又有着大无畏的创新拼搏精神,勇于尝试多元化的内容,挑战不可能。”

他们到底挑战了什么样不可能的事情?

“合法”网赌?

斗鱼不是第一次涉赌了。

两年前,由于被媒体曝光斗鱼直播平台上有主播利用抽奖活动变相进行网络赌博,斗鱼紧急下架了抽奖大厅等模块,但这些功能并没有真正消失,只是改头换面,化整为零。

这次被曝光的“长沙乡村敢死队”,玩的套路还是抽奖这一套,让用户在一段时间内购买指定道具,然后主播再进行1000元到数万元的虚拟货币抽奖,抽奖结束后,主播会通过支付宝或“背包商人”等第三方渠道,等额购买虚拟货币来兑现奖金。所谓的“背包商人”,是指专门倒卖虚拟货币赚取差价的网络商人群体。

虽然平台规则设定中奖用户是随机筛选的,但实际上,“送”的礼物越多,中奖概率越大。

在“长沙乡村敢死队”的直播间里,还有另外一种“筹码”更贵的抽奖活动,用户可花费100到上千元来参加奖品数万元的抽奖,按“长沙乡村敢死队”的说法,这种门槛更高、专为多金用户开放的抽奖活动,是“给大哥们回口血。”

这些抽奖直播,通常在晚上10点开始,接头暗号是“10点经济课”,参与其中的大多是年轻人,在主播疯狂的吼叫里,大把抛出真金白银,甚至有人半个小时不到,就投入了近30万元下注。

即使被媒体点名,放出组织进行“网络抽奖”的视频,“长沙乡村敢死队”的直播也并没有受到影响。1月19号,“长沙乡村敢死队”就在正常开播,开播时间达到14个小时,总共礼物收入达到7万多,直播最高热度足有200多万。

或许,在斗鱼和主播团队们眼里,自己没错。按照斗鱼此前对涉赌质疑的解释,主播们的抽奖行为不是赌博,而是商业领域的“有奖销售”,只要抽奖金额不超过五万,就既不违规也不违法。

真的没有法律风险吗?

赌博罪的核心要素,在于用户的虚拟资产能否提取出来。不管是通过用户自行注册主播账号,通过与平台分成提现,或者是通过第三方平台兜售变现,只要可以兑换成钱,有完整的资金流通链条,本质上看就和一般组织赌博行为无异。

换言之,不管是建立博彩网站,接受投注或者给他人组织赌博的,都是开设赌场行为。

去年9月,斗鱼平台上另一位主播“彡彡九户外”涉嫌万人聚赌,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彡彡九户外”的公会“武汉九途文化”随后也被注销。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彡彡九户外”控股的成都九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还是这次被声讨的“长沙乡村敢死队”隶属的湖南鱼小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背后都有同一个投资方,武汉斗鱼鱼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游戏直播之困

去年底,斗鱼再次传出将和虎牙合并,审查高调介入,其后再无波澜。

游戏直播赛道的日子并不好过,无论斗鱼还是虎牙,都面临着B站、快手、抖音等平台相继宣布入局的考验。更关键的是,在资本市场上,游戏直播平台的盈利能力不足,收入结构相对单一,而资本往往没太多的耐心。

以虎牙和斗鱼为例,两个平台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均显示,仍高度依赖直播收入,虎牙当季直播收入25.65亿元,占比超过95%。斗鱼当季直播收入23.2亿元,占整体营收比重92.5%。

另一个严肃的问题是,游戏直播行业因为覆盖的用户有限,天花板并不高。与支付宝、微信这种全年龄段覆盖的应用不同,斗鱼所面向的网络直播群体,主力用户的年龄在15-35岁,大概有4.436亿人。

而这个部分的用户人群,本身的付费意愿和能力都有限。

即使在游戏直播行业内横向比较,斗鱼的盈利能力也相对更差,这一点,和用户结构有关。例如,虎牙44%用户在移动端,斗鱼只有31%,移动端相比PC端刷礼物的流程更简单,所以虎牙付费率有4.1%,斗鱼只有2.7%。

想要提高收入,直播平台们迫切需要做大流量,获取商业价值。那些引发涉赌争议的各类玩法和功能,正好可以增进主播和观众之间的互动,提高直播间人气,为平台带来流量和打赏收入。

在斗鱼、虎牙等直播平台,送礼物抽奖已经成为最基础的互动形式,用户早已习惯通过刷几毛,或者几块的礼物来获得主播设置的奖品,而主播为了吸引大量用户参与抽奖,则不断抬升礼品价值,将礼品设置为几千,甚至上万的彩头。

有的时候,平台头部主播为了做热某些粉丝节或者年度大活动,会拿出上百万甚至上千万来进行抽奖刷流水,保证自己的晋级和名次。这种活动,是否已经涉嫌构成“聚众赌博”?

为了更大的盈利,平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提供对应的抽奖功能辅助主播。

泛滥的网赌

斗鱼几次三番因为涉赌被点名,只是整个直播行业博彩横行的缩影。

2019年,斗鱼直播平台推出“捕鱼休闲”板块,催生起一次网赌热潮。这些捕鱼类游戏直播间内,几乎每一个直播间都会在显眼位置放出主播的微信号,加微信号后,主播会诱导用户玩该游戏,用户想挣钱就需要租用主播的高级号,游戏后,主播再根据账号里金币和游戏道具,按照一定价值给予兑换。

主播与用户之间,形成完整的赌博资金链条。

虎牙平台的“海上寻宝”活动,也同样涉赌。在这项活动中,主播发起寻宝,观众使用船票上船,寻宝结束后开始抽奖,从上船观众选出中奖用户。而观众想要获得更多虎牙虚拟货币“金豆”,就要多刷礼物提升船队等级,待升级至三、四级之后,主播的自定义奖品才会送出,船队等级越高,金豆和中奖人数就越多。

不仅仅是这些以抽奖为名目的擦边球,实际上,哪怕是游戏直播平台本身的正经主营业务,也被牵涉进了博彩链条之中。

在一个名为IM电竞的博彩APP上,几乎包含了绝大多数头部游戏主播比赛对局开出的盘口。在这款App的电竞板块,对英雄联盟、云顶之奕、王者荣耀等知名游戏的赛果认定和盘口认定进行了详细说明,赌客们可以对主播在游戏中的胜负关系进行下注,下注的金额从几块钱到几千块钱不等。

大力推广博彩信息的背后,是渗透到各大平台游戏主播直播间内高端游戏对局的“演员”,在比赛中,这些“演员”会以故意送人头或消极游戏的形式控制比赛输赢,使得游戏成为被下注操盘的工具。

“演员”干预比赛与买通选手打假赛,是博彩网站控制游戏输赢的主要形式,而这两种行为,均无法仅凭借直播平台的力量规制。电竞选手“打假赛”背后,藏着庞大的境外赌博公司利益链。

从直播平台的监管角度出发,赌博应该成为红线问题,对所有主播进行严格监督和管理。对于用户的消费行为,平台应设置大额消费提示、充值上限限制,如设置每日每局用户抽奖、充值上限。

但站在这些企业们的角度上来看,除非监管确实落地,彻底把路堵死,否则在利益面前,直播平台有什么动力去对涉赌行为进行规范和严查?

im电竞app平台下载?

im是一个传统电子竞技平台,基本上就是一些大众类型的了

im电竞在哪里下载

应用商城。下载步骤如下:1、首先打开手机,找到应用商城。2、在应用商城中搜索im电竞,点击下载就可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